Latest Post

2022卡塔尔世界杯冠军预测分析 世界杯夺冠热门国家球队介绍 世界杯巴西队实力水平分析 巴西国家队世界排名历史战绩最新

9月19日这天,日本男足在德国杜塞尔多夫集结,训练营里涌入约300名日本孩子。效力苏超凯尔特人的前锋古桥亨梧愣住了,他对着镜头说:“就像回到了日本。”

这些孩子来自当地的日本人学校。杜塞尔多夫是欧洲日裔移民第三多的城市,仅次于巴黎和伦敦。日本足协特地在这座城市设立了办事处,便于联络各家欧洲俱乐部。没错,听起来就像日本足球在欧洲买下一处“学区房”。

往时还有些天方夜谭的“脱亚入欧”,肉眼可见已消除了时空障碍,主场有了,下一步很明确:日本队想参加欧洲国家联赛。

日本足协推动日本队参加欧国联的消息,由日媒《体育报知》率先报道。在蓝武士踏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赛场前,已有了备战2026年世界杯的蓝图。跟中国队不同,他们或许线世界杯的球队”。

根据德国《转会市场》上赛季的统计,日本旅欧球员达451人,其中250人来自德国联赛。对日本足协来说,在国际比赛日同时征召一到两支纯旅欧球员组成的国家队,不成问题。日本队备战卡塔尔世界杯的最新一期30名球员名单当中,有22人在欧洲联赛效力。

让国脚就近与欧洲强手过招,既能减少旅途、时差等负担,也能更频密磨合队伍,同时还保证球员们在俱乐部的精力,一举多得。日本足协的算盘打得啪啪响。

拥有雄厚的人才基础,又打通J联赛到欧洲的输送渠道,日本足球“脱亚论”从未消减。除了征战世预赛和世界杯,在出战象征亚洲最高荣誉的亚洲杯时,日本可以不启用最强阵容;2019年日本队受邀参加美洲杯,竟派出平均年龄22岁的青年军,一副游刃有余的练兵姿态,虽然战绩是2平1负,但这不重要。

可以看出,日本足球早不需要重视这些“小考中考”,森保一的球队在这些赛事上的成绩差一点也不碍事。持续稳定的与高手过招的机会,才是他们想要的。

欧足联自四年前推出全新的欧洲国家联赛之后,欧洲球队的国际比赛日已基本被填满。日本队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之后竟只找到一支欧洲球队踢友谊赛(1比0塞尔维亚),这样的局面让他们着急。

2018年在世界杯1/8决赛被比利时3比2逆转绝杀,日本足球再一次无缘突破16强,NHK后来制作的纪录片《罗斯托夫14秒》反复细致反思这场失败。

比利时队,当届世界杯的季军,很多球队未战就想保负争平的对象,但日本队终归与其鏖战到最后。

其实,2013年,他们也曾在友谊赛上跟比利时交手,那次剧情是反过来的,日本队在2球落后的情况下3球逆转比利时。

为什么到了世界杯上结局就反了过来?深刻的追问是不懈追求的第一步。他们认为,还是前些年跟高手踢得太少了。输给比利时的惨痛教训,让他们收获了很多。

当今世界足坛,毫无疑问欧洲整体实力最强。自2002年巴西在日本夺得世界杯之后,欧洲球队已经垄断了连续四届世界杯冠军(意大利、西班牙、德国、法国),而这期间产生的16支四强球队里,13支来自欧洲。在日本足协看来,若能参加欧国联赛事,就是进入重点班。

卡塔尔作为新科亚洲杯冠军,以东道主自动晋级世界杯的身份,在2021年参加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。卡塔尔航空几乎同时给延期举办的2020欧洲杯掏出了赞助合同,给人一种用“钞能力”插班提高的感觉。日本队想达到这种效果,有同样的资本吗?

绝对有。衡量一支球队的影响力,最直观的是看赞助商是否愿意线月,日本足协接连续签了三份超级赞助合同。

两家国内赞助商电通株式会社、麒麟控股同样提供了8年续约合同,分别达到每年50亿日元和16亿日元,也都是傲视群雄的每年千万欧元级别。

资本是日本足球发展的持续推动力。日本队和麒麟控股合作超过了40年,著名的“麒麟杯”的作用,就帮日本队找来高手虐自己。今年6月,日本队在东京国立竞技场继续与“老师”巴西队较量,仅以0比1输球,在交战不胜纪录变为2平11负的同时,也让人看到差距在进一步缩小。

就战绩而言,已没有人怀疑日本队具备对抗大部分欧洲球队的实力,他们需要的是加入擂台的资格。

欧足联在2018年把欧洲国家队赛事整合成欧国联赛事,运作日趋成熟,也让欧洲足球的中心地位进一步呈现虹吸效应,迫使国际足联抛出“世界杯该两年一届”的议案,以其对抗其影响力。

假如这一协作达成,世界足坛两大顶尖力量就结成了与国际足联分庭抗礼的联盟。

以日本足球的实力,留在亚洲不是更容易获得世界杯入场券吗?这其实不是一个问题。日本足协是想以亚足联会员的身份参加欧国联。正如卡塔尔国家队去年所做的一样,参加欧国联赛事与亚洲比赛并不冲突,属于顶层建设与基础建设的分配。

上有国家队水平日渐提升,下有J联赛在亚洲的影响力组建扩大,日本足球在欧亚之间正处于一个进退自如的局面。

日本球员的留洋目的地,不局限欧洲。据统计,2022赛季,在东南亚各国联赛有多达65名日本球员,还有不少的教练员,也有日本和当地俱乐部合办的青训营。这始于2012年日本J联赛海外事业部成立了亚洲战略办公室。十年来,还有多名东南亚球员加盟了日本J联赛球队。

表面是技术扶贫,实质是J联赛作为一个IP在海外的推广。东南亚拥有庞大的球迷基础,英超转播权收入50%是来自海外,其中亚洲就占了主流,东南亚更是占比颇高。J联赛就是瞄准了这样的蛋糕,通过合作提高转播收入在东南亚的占比。

亚足联幅员辽阔,内部关系错综复杂,成立至今,其实已有不少成员真正做到了“脱亚入欧”,典型的是哈萨克斯坦。他们一度觉得受到了亚足联不公正的待遇,2002年决绝而去进入欧足联。

哈萨克斯坦国内冠军俱乐部阿斯塔纳在2015年杀入过欧冠正赛,他们在欧战有击败曼联的优异表现;当初被认为只能处处受虐的哈萨克斯坦国家队,今年在欧国联C级小组赛连克斯洛伐克、白俄罗斯、阿塞拜疆,提前一轮锁定小组第一,晋级下赛季B级,国际足联最新排名也攀升到第114位。以“掠夺者”身份从大洋洲转投亚足联的澳大利亚,虽然持续占据着从亚洲晋级世界杯正赛的名额,却似乎未让球迷看到超越维杜卡、科威尔那一代的实力,反而在亚洲球队中显得越来越不突出。

俄乌冲突爆发之后,俄罗斯国家队在今年3月被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禁赛,直到9月24日才迎来与吉尔吉斯斯坦的友谊赛(国际足联称禁赛不限制友谊赛)。那场比赛后,俄罗斯主帅卡尔平回答了有关“脱欧入亚”的问题:“

”如果影响体育的政治局势无法被扭转,这会是俄罗斯足球迫于无奈的出路,但与推倒重建无异。圣彼得堡泽尼特、莫斯科中央陆军等常年活跃在欧战的球队,若要转投参加亚洲赛事,球队系统要被打乱,商业价值也必然大幅缩水。亚洲各会员国可能还要担心俄罗斯国家队锁定未来亚洲8.5个世界杯名额的一个。这对双方都不是一个好结果。

大家都清楚,日本足球主动向西,俄罗斯被迫向东,远非竞技比赛本身那么简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